目录

    1. 什么是左移

    需要说明的是,这里的左不是政治上代表保守或激进的左,而是表意流程的左、时间的提前。

    在调研自动化测试时,我第一次接触 “左移” 。提法很吸引,落地很简单。翻译一下就是,之前测试的工作是开发完成之后,现在要求提前,测试尽量早地参与开发过程,进行全程的跟踪、管理、测试。

    除了测试,开发也可以从这一概念中获益。提前流程,尽早参与,完成一个一个小的迭代,这不就是敏捷开发吗?开发完成迭代之后,就进行交付,而不是等到最终。这一过程有效地预防了开发过程中可能发生的方向性错误。

    2019 年底发生了肺炎疫情,持续数月之后,我在电视上再次听到这个词,”左” 。大意是针对肺炎疫情,采取了一些提前干预,积极主动的措施。这触发了我对左的再次思考。

    2. 认知的过程

    通常,我们所见的只是起点 A ,终点 Z 。

    我们播撒种子,按时浇水施肥,等待收获。可能丰收,也可能歉收。

    随着时间流逝,或者重要性提升,我们对其投入更多智力,由此获得更多认知。结合现有的知识体系,对其进行猜想与验证,完善认知。

    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很久,甚至很多积累被彻底推翻。

    即使是 《Nature》上发表的文章,很多都经不起数十年的检验,经常得出一些现在看来显而易见的错误结论。一旦基石崩溃,大厦也将倾覆。

   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更高明。时代的基础认知,限制了人的思维,得出了合适的结论。我说合适,是因为这个结论能被解释。随着基础认知的不断更新,结论会再一次得到更替。

    3. 干预的过程

    合适的结论有着积极的意义,能指导干预。干预是需要物质条件的,也是能够直接创造普世价值的。

    认知越精细化、越深入,越有利于干预。找出关键因素,提前干预,是成本最小,收益最大的生产方式。

    左移实际上就是在提前干预,是机会,也蕴含挑战。进行左移的前提是储备足够的认知,否则一旦方向性错误,毁灭将会是颠覆性的。这是战略的方面。

    当然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等到 100 % 确定,很多时候都是权衡利弊之后,倾向于一方,剩下的就是战术上的积极调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