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

    1. 重剑出鞘问天下

    自 1840 开始,中国经历了百余年的屈辱;而自 1978 开始,中国只花了四十余年就从一个贫弱的大国变成一个富足的强国。

    这是民族坚韧与智慧的体现。悠久的文化历史,提供给人们足够的养分。在微观上,人们可以找到各自人生的归处;在宏观上,推动着国家和民族的发展。

    中华民族的崛起已然成势。在崛起之势向前推进的过程中,任何小的磕磕绊绊都不会影响巨轮的方向。但一国之崛起,必然会使得世界格局发生变化,利益重新分配。这也会是未来十年,争夺的焦点。

    COVID-19 新冠肺炎只是激发了潜在的情绪和竞争,风险从来都不曾解除。我相信,在未来十年,很多国家之间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冲突,但也会重新建立起合作。推翻旧的合作框架,构建新的利益共同体。

    如上图,在 wikipedia 上可以看到近几十年,全球很多地方都有过武装冲突,死了很多人。习惯和平发展的中国,也会逐步融入动乱的世界,并在其中扮演自己的角色。

    2. 经济技术两重天

    中华民族是极具智慧的民族,再一次得到验证。一旦摸清了规则,就能迅速处于领导地位。关于经济增长相关的实证研究非常多,这里就不粘贴复制。下面是我在 WolframAlpha 查询到的 GDP 数据:

    数据截止到 2018,近两年增速开始放缓。中国的 GDP 绝对值已经很大,每年 10% 左右的增长不可持续,曲线钝化是必然。

   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经济的增长得益于改革开放。中国市场足够大,适龄劳动人口足够多,只要松开束缚让大家去干,总能找到点赚钱的门路。能吃苦、胆子大,造就了一批又一批先富起来的人。

    随着市场真空逐步被填满,我们迎来的是存量博弈时代。存量竞争最重要的是资本和技术。以我所在的互联网行业来说,腾讯不喜欢控股,擅长持股合作,涉足了大半个互联网版图,而另一半是阿里巴巴的。阿里巴巴喜欢控股,看好的公司就买下来,买不来就自己做。中国互联网的基础环境由他们构成,任何互联网活动都很难完全摆脱这两家公司,他们处于资本和技术的垄断地位。

    最近云栖大会上,阿里巴巴推出了云电脑和物流机器人。我在想,不是已经有很多公司在做了吗?阿里巴巴这么有实力,为什么不做些更有意义的事?或许他们有很多自己的考量,公司大了之后就会有很多问题,也会对整个行业生态产生不利的影响。

    现在是技术高质量发展的前夕。在政府网站上的数据显示,2018年,亚洲受理的专利申请量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二,仅中国就占了世界专利申请量近一半。一旦摸清规则,就能迅速处于领导地位。但中国申请的专利质量并不高,专利收入也很低,主要都是为充数量的非核心专利。在技术从模仿走向原创的过程中,量也是很重要的。围绕产品,充分了解之后,才有可能迸发原创的思想。

    大公司们不遗余力地推出各式各样的产品,占领各种各样的大小市场。以前可能只是选择头部细分领域,现在是加上长尾,全量推进。只能说,钱变得难赚了,未来还会更难。大公司通过产品,不断地收集用户的喜好,行为数据,打磨产品。小公司,技术含量又不高,本身也没有很高的护城河,越发难以生存。

    3. 辞旧迎新有机遇

    中国的反垄断法一直没有真正发挥作用,而现在恰逢激烈的国际竞争,更不可能打压国内巨头。指望一鲸落而万物生,恐怕是不可能的。

    技术是服务市场的。互联网技术能做的是降低人们触达的成本,增加人与人之间的连接。在此网络之上,传输的就是市场服务。以前风险很高的决策,现在可以快速验证;以前收益很低的产品,现在可以走量。互联网正在改变现有的商业模式。

    不要认为已经变化到头。不能将我们习以为常的互联网技术,看作是世人皆知的普惠技术。中国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有 6 亿,依然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很多中小公司,对互联网技术还十分渴求。

    技术服务实际上是一个降级的过程。将我们擅长的技术,屏蔽掉复杂性,提供简单、便捷的使用方式给客户。这也是很多 ToB 公司正在做的。

    除了技术,思考方式也是很好的输出。建筑行业具有几千年的发展历史,相较于传统行业,互联网行业是一个很年轻的行业。但互联网行业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研发理论和商业逻辑,这是可以提供给其他行业参考和借鉴的。毕竟,福布斯上,互联网已经超过地产,成为第一行业。成功的一方,总结出来的经验,才会有人愿意听。

    年轻人也在改变。物质富足,年轻人开始追求小而美的生活,追求自我的释放和实现。他们的消费观念和生活方式,都和老一辈人不同。这种差异会带来很大市场波动,适应的公司市场份额会急速增长,没有及时调整策略的公司将被迅速淘汰。咨询行业会得到进一步的发展。

    这么一个急剧变化,而充满机会的时代真好。